以及公车公营和私车营运的类型

来自安徽的新上海人小黄近日疑惑,他上月乘长途班车回老家,票价是128元;上周五他和爱人一起回家探亲,车站工作人员向他收取两张票的费用共500元,即每张250元,几乎比春运前涨了一倍,他疑惑:这合理吗?

据介绍,节前公路春运于1月16日开始至2月24日共45天;期间,本市长途班车客运票价按市物价局和交港局规定可以按基准价在30%的范围内浮动。在春运前的客运淡季,公路客运票价一直没有执行基准价,即按基准价下浮30%;从1月16日起,公路客票价格已调回到基准价,并按规定在30%的范围内上浮。以上海至安徽颍上为例,车型为高一级的客票基准价为152元,小黄平时在客运淡季时票价128元,在基准价以下,坐的是高一级客车;而这次他与爱人坐了高三级的高档车,高三级客车的基准价为203元,再按规定上浮30%以内,这显然是在合理范围内,旅客之所以会感觉票价上涨超过了30%,其实是由于恢复到原来的基准价后,再按客运票价规定及车况、站点等级等因素,实行适当上浮。

另外,在不同的客运站购票,价格也有差别,按车辆等级高低,各客运站收取站务费1-2元不等,以及公车公营和私车营运的类型,都会影响车票的价格。目前正是节前春运高峰,公路日发客流超过13万人次。